谢晖造中国足球童线岁还踢不上中乙的草根6年后在中超大杀四方

如果你在中国到27岁都没能踢上哪怕乙级联赛,你觉得你的足球职业生涯还有希望吗?

10月10日,在普湾体育场刺骨的寒风和淅沥沥的小雨中,已经三轮不胜的大连人队迎来了去年附加赛将他们踢出中超的成都蓉城队。

第37分钟,大连队开出角球,在乱军丛中,23号商隐敏锐地下地冲顶,皮球划出一道弧线,越过了门将张岩,坠入球网。

商隐张开双臂,迎接着队友的庆祝,而此时在板凳席,谢晖与教练团抱在一起,然后双手比出大拇指,为自己队内的二号射手点赞。

而在6年之前,这位如今大连球迷的宠儿,谢晖麾下最得意的骁将,甚至还没有踢上职业比赛。

1989年,商隐在上海出生,在中国足球走上职业化的当口,商隐和大部分上海男孩一起,深深地迷上了足球。那是1995年,徐根宝率领的上海申花队刮起了青春风暴,在范志毅的带领下,上海申花队横扫大江南北,而球队里风头正劲的两位新秀前锋,9号祁宏,20号谢晖。

上海申花力压大连万达和北京国安,夺得了1995年的甲A联赛冠军,在那一年,6岁的商隐立下了一个念头,想踢职业足球,和谢晖他们一样,捧起冠军金杯。

小学二年级,在一个巧合的机会,8岁的商隐在专业教练的注视下,随便试了两脚,被教练大为赞赏,在虹口区广灵路小学,越踢越有心得的商隐真的顺利地走上了职业的道路,那个年头,正是中国足球最为鼎盛的年代。

四年级的时候,商隐加盟上海浦东,开始在梯队接受专业训练。怀揣着梦想,和教练们中国足球美好的蓝图,年少的商隐并没有察觉到不安的迹象,他只是错过了去申花队给徐根宝踢球的机会,有时候遗憾只是因为错过,但在中国的足坛,往往命运的轨道就此埋下,再也没有回头的可能。

浦东队是上海滩第二支球队,他们几易其名,从中远到国际,再到中邦,每一次更换投资人,都要对阵容做一次大调整。商隐并没有被裁退,但球队基地已经卖掉了,梯队球员们只能去一所临时的学校寄宿,每个月还要交钱,足球的梦想逐渐蒙尘,前路黯淡又横生枝节。在2000年前后,中国足球经历了大量的更名和迁移,而整支淘汰下来的职业球队,很容易以一个便宜的价格收购,然后取代原本的梯队球员。

在足坛风大浪急的漩涡中,年少的商隐没有留下来。在2008年,当民众对体育的巨大热情随着奥运会迅速冷却的时候,19岁的商隐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哭了很久,然后做出了一个极其艰难的决定:

在家人的帮助下,“退役”的商隐开了一家卖小龙虾的烧烤店——身为一个被淘汰的梯队球员,此时商隐对于中国足球来说只是一个连无所谓都算不上的小灰尘,他灰飞烟灭的足球梦想,只能作为朋友酒桌上的谈资存在,而这样的故事在中国甚至都谈不上有多稀奇。

作为中国有名的足球城市,在上海从来不缺高质量的野球局。一个巧合的机会,在朋友的介绍下,商隐参加了一项比赛,他连球鞋都是跟人借的,但他依然能鹤立鸡群,赢了奖杯,一战成名。就这样,晚上看店,上午出去训练踢野球,成了烧烤店老板商隐充实忙碌又惬意的生活。

运气似乎开始眷顾他了,因为野球场上统治级的大腿表现(以及前梯队球员的身份),他得到了去申花队试训的机会,还成功留了下来。如果回到1995年,此时的商隐已经梦想成真,他换上了那件梦中试穿了无数遍的申花队球衣,留下了帅气的照片。

但商隐的“逆袭之路”也就到此为止了,很快他就明白,完美剧情不存在,梦醒了,生活还要继续。

2013年,申花队出现了严重的经济危机,开不出工资,甚至可能要被卖到云南。而在年代的中国足球,前锋是个困难的职业,至少在中超,没有哪支球队会给国产前锋留位置。当时商隐想着如果先去中甲试试,打出名声,也能适应强度,未来还会打回中超。

然而现实远比想象中残酷,他一次次参加试训,一次次因为各种原因被挤掉。离开申花,离开上海,没有人情关系的商隐孑然无援,这时候的中国足球,似乎已经不再是实力说了算的,又或者,实力强弱,又有什么关系呢?

但是这一次,24岁的商隐决定再试试:足球给了自己第二个机会,而现在,他要为这个机会再争取一次。

然而这一步对商隐来说谈何容易,在中超、中甲和中乙之外,中国足球还有更低级别的下一级联赛,现在叫做中冠,属于业余联赛范畴,球员依然需要报名注册,只是算不上职业联赛。踢过多年野球的商隐此时别无选择,至少这里的比赛还有可能被人看得见,更重要的是,在这里他可以继续热爱足球,继续把一身本事尽情施展。

他先去了海口海汉,帮助这支业余球队打进中乙,但他的职业生涯首秀并没有如期到来,各种意外让他始终没能再进一步。直到2017年,商隐跟随上海申梵打进了中乙,他的名字这才终于写入了中国职业联赛的花名册中。

第二年,商隐来到了四川安纳普尔纳,这里的主教练是他儿时的另一位偶像黎兵。29岁的他在中乙表现出色,整个赛季打进了12个球,排在联赛第二,四川队也成功完成冲甲。

如果故事再简单一点,商隐会在中甲踢完职业生涯,在四川队安然退役。但中国足球的动荡波及到的是每一个人,四川队毫无征兆地解散,商隐选择了江西联盛队——这其实是他第二次加盟球队,当年他一度被上海申花租借过来,但那时候他都没有得到出场机会,而现在他是球队的正印中锋。

两个赛季,11个进球。在日渐萧条的中甲,这样的表现足够出色,但这里的所有人都不知道能不能拿到下一份合同。而就在此时,他得到了谢晖的招募——对商隐而言,刚刚降级的大连人队是一个机会,这里的实力不错,能踢上球,何况这是给谢晖踢球。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28岁之前遭遇的冷落和失意,化作一个又一个的经验包被商隐一脚一脚踢碎,而好运也不期而至。2022年,当这支宣告升级无望的大连队一口气招入9位30+的老将要从中甲开始新赛季的时候,中超的重庆队突然解散,给了他们一次递补的机会。

23号商隐,在他的33岁这一年,终于踏上了中国最顶级联赛的殿堂。而这一年,是他的第6个职业赛季。

赛季第一场,谢晖让他在板凳席上看完了90分钟。第二场,他被谢晖直接放在了首发右前锋的位置上,那一天他们赢了,虽然最终因为种种原因这个结果被联赛取消,但他真正体会到了在中超赢球的幸福。

第三轮对长春亚泰,商隐尝到了在中超进球的滋味,在他的第二场中超比赛的第9分钟,右路的阎相闯高速奔袭,倒三角回做,中路跟进的商隐撤步搓射,足球直挂球门上网!

25年——这是商隐从开始练球到第一次在中超进球跨过的时间。这一切来的如此美妙,以至于商隐第一时间跑到了场边和自己的主教练谢晖拥抱。

是的,如果不是大连队的临时增补,他依然没机会踢上中超;论技术,他是“野路子”出身,虽然有抢点的射手本能,但基本功不算好;论年龄,33岁的他体能已经开始下滑,很难满状态踢完全场。如果不是转会限制和谢晖的信任,他也踢不上首发。

但是,商隐用行动证明,他配得上每一场得到的时间,在他出场的每一秒钟,他都像是在踢生命的最后一场比赛一样,他会努力奋战至力尽为止。

在近乎全攻全守的433战术中,商隐站在利物浦萨拉赫的位置上,谢晖麾下的大连队将林良铭和商隐前置,阎相闯高位逼抢或是回撤策应,让两个有射手本能的边锋完成致命一击。

在这种战术体系下,体力不足的商隐,永远要在一开场就倾注所有能量,于是他的每一个进球都是当场比赛的第一球:对长春第二场,第26分钟;对沧州,第5分钟;对梅州,第2分钟。

老男孩们当然知道,他们的体能很难支撑这样密集的赛事,而新外援们的到来,也势必会缩短一些主力的时间。当德国边锋曼巴跻身首发,被调整到替补的就是谢晖最信任的商隐,他并无怨言,依然兢兢业业地打了三场的替补。

但事实证明,球队需要商隐,这三场主场,大连人队一共只拿到1分。于是在本阶段最后一个主场,对面是去年附加赛的对手成都蓉城,谢晖换回了他最拿手的433,锋线上阎相闯、林良铭和商隐……这分明是压着打的架势!

商隐还在重新适应首发,雨天湿滑的场地让他无法自如盘带,但这一场的他把体能都用在了补防上,一次次退到本方30米处救险。于是他的开门红,直到第38分钟才姗姗来迟,上半场,1-0。

易边再战,他依然留在场上,对对方左侧发起猛攻,迫使对方后卫被迫解围,在全场山呼海啸的“商隐加油”的欢呼声中,一向拘谨的他主动转过身来,对着看台挥手示意。

在寒风中,本该在70分钟下场的商隐一直留在了比赛的最后时刻。第90分钟,第四官员和45号曼佐基站在场边,手里的换人牌上写着23号:这是一次常规的战术换人,要鸣金收兵了。

商隐看了一下场边,做好了下一回合下场的准备,但场上还在活球状态,他用尽最后的体能,冲到不常去的中圈位置,在对方脚下抢下球权,然后转身,在失去平衡之前把球搓向了曼巴的正前方。

此时商隐走下球场,向球迷鼓掌示意,在巨大的欢呼声中迎接着谢幕,现场的声音整齐而高亢,“商隐!商隐!”

匆忙结束采访,商隐跑过去跟上谢场的队友,对着看台用力鼓掌,一直说着,“谢谢,谢谢。”

1995年,在徐根宝麾下,新秀赛季的谢晖打进了10个球,是该赛季申花队的球队二号射手;

2022年,在谢晖麾下,中超新秀赛季的商隐打进了他的第5个进球,是该赛季大连队的二号射手。

你怎能不爱足球呢?你的梦想一直都在,在并不遥远的地方等着你,找回那双尘封的球鞋,踏上绿茵场,属于你的时代,从来都不晚。

PS:文章中部分参考资料来自《足球报》贾岩峰老师7月4日发布的采访,感兴趣的同学可以去《足球报》官方微博查看原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