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里奇他爱上了中国足球粗鄙不堪的灵魂

400公里,累;最后选择了坐火车——广梅汕铁路,广州到梅州的普通火车,俗称,绿皮火车。

六个小时,本以为上车可以补到一张座位票,结果连餐车都坐得满满当当,于是,在车厢连接处,找了张报纸坐了下来,一路哐当哐当到了梅州。

其实,六个小时对于学生时代来说,不仅是家常便饭,甚至是皇恩大赦。大学期间,广州往返上海,

27个小时,我除了去上海报到的第一趟,以及从毕业从上海滚到广州的那一趟,奢侈地坐过卧铺,其余都是硬座往来。

1999年的春节,大学以后第一个寒假从广州回上海,第一次见识到什么叫春运:火车到了湖南以后,已无立锥之地,到了江西萍乡,干脆连门都不开了,虽是夜晚,但隔着窗仍然能看到站台上黑压压的人群,以及他们躁动不安的心。

那些旅途,我还记得,一对时尚摩登的情侣回杭州,姑娘穿着白裙子坐在小桌板上,突然她哭丧着脸叫道:

我定睛一看,一口浓痰沾在她的裙子上,晶莹剔透,那一刻,这位姑娘的感觉,大概就像《倚天屠龙记》里的赵敏被韦一笑抹了一脸,

那天在开往梅州的火车上,想起这些跟火车有关的故事,然后自然就联想到自己的采访对象,穆里奇。

我从广州去梅州,六个小时,已经略略不惯,这位在广州恒大创下不朽功勋的前亚冠

见到我,他也很高兴。毕竟他在广州恒大效力期间,我采访过多次,虽然我知道他连我的名字都未必知道,但毕竟,

我们聊了很多,尤其是他离开中国以后的经历。在卡塔尔,在日本,在巴西,这是他人生和职业生涯的低谷期。

职业生涯,自不待说,在日本的时候,穆里奇的太太还遭遇了流产,这对于目前穆里奇一家来说,是一次沉重的打击。

2017年下半年恒大重新向他申出橄榄枝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接过,然后他跟我说:“我要回家了,那一刻感觉,中国才是我的家。”

广州也好,梅州也罢,对于穆里奇来说,他想重新寻找回到中国的落脚点,而且当时梅县铁汉的投资人一口气买下了穆里奇和野牛阿洛伊西奥(现在的洛国富),雄心勃勃,同时也给俱乐部规划了一个美好的蓝图,穆里奇以为时隔多年以后,重返中国以后,重新找到了

他们绝大多人,爱的是中国足球人傻钱多的这副皮囊。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我们一般称之为,反骨仔,中国人也不奢望你能爱上中国足球这粗鄙不堪的灵魂,但既然拿了钱,相互留些体面,不是应该的吗?

2010年7月,他以350万美元的身价加盟当时还在中甲的广州恒大。来到恒大的时候,恒大当时还在广药基地栖身(说是基地,其实就是一块标准场加上旁边由广药白云山公司提供的球员宿舍),训练完以后,场地连洗热水澡的地方都没有。

穆里奇孤零零前来,生活不习惯,饮食也不习惯,第一次吃白切鸡,还以为是生的,即使到现在,他也不敢吃白切鸡

这倒是和艾克森形成鲜明的对比,艾克森是来者不拒,面条、米饭,各路菜系,通杀。

2010年中期加盟到2014年中途离开,穆里奇在恒大四年,最大的问题还是薪水问题。

作为创业老员工,他眼睁睁地看着像克莱奥、孔卡、艾克森的工资远高于他,他每年的表现都很好,俱乐部也会根据他的表现来奖励,但是当初合同规定的,该怎样就怎样

“说我没有意见,是假的。但我只能通过自己的表现去争取,职业球员的觉悟,我有。”穆里奇说。

作为当时恒大的大管家,刘永灼合作过很多外援,历任李章洙、里皮、卡纳瓦罗、斯科拉里四任教练。

“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李导(李章洙)不喜欢日本人,恰好,我也不太喜欢日本人……”

而经历了跟孔卡之间的龃龉以后,刘永灼更觉得穆里奇的可贵。工资不高,能力出众,兢兢业业,即使要提要求,也是合理范围内。

2013年恒大登顶亚冠,穆里奇心愿已了,二来,西亚人开出的高工资,对于穆里奇来说,是个巨大的诱惑。

27小时的长途硬座,你每每觉得下一秒就要死了以后,到底目的地,洗了个热水澡,美美地睡了一觉,然后吃了顿烧烤,喝了点酒:

年考入复旦大学新闻学院。2002年毕业以后加入足球报,一直活跃于中国足球报道的第一线。早期以专题报道为主,写过诸如《阎世铎青春秘史》《马家军再调查》等脍炙人口的作品。2008年开始成为广州队跟队记者,见证了广州恒大的兴起。多年的采访也让其累积了足够的人脉,关于中超转会以及中国足球一些重大事件的报道,让他获得了”白沃神“的称号。更多内容请关注公众号:白国华

400公里,累;最后选择了坐火车——广梅汕铁路,广州到梅州的普通火车,俗称,绿皮火车。

六个小时,本以为上车可以补到一张座位票,结果连餐车都坐得满满当当,于是,在车厢连接处,找了张报纸坐了下来,一路哐当哐当到了梅州。

其实,六个小时对于学生时代来说,不仅是家常便饭,甚至是皇恩大赦。大学期间,广州往返上海,

27个小时,我除了去上海报到的第一趟,以及从毕业从上海滚到广州的那一趟,奢侈地坐过卧铺,其余都是硬座往来。

1999年的春节,大学以后第一个寒假从广州回上海,第一次见识到什么叫春运:火车到了湖南以后,已无立锥之地,到了江西萍乡,干脆连门都不开了,虽是夜晚,但隔着窗仍然能看到站台上黑压压的人群,以及他们躁动不安的心。

那些旅途,我还记得,一对时尚摩登的情侣回杭州,姑娘穿着白裙子坐在小桌板上,突然她哭丧着脸叫道:

我定睛一看,一口浓痰沾在她的裙子上,晶莹剔透,那一刻,这位姑娘的感觉,大概就像《倚天屠龙记》里的赵敏被韦一笑抹了一脸,

那天在开往梅州的火车上,想起这些跟火车有关的故事,然后自然就联想到自己的采访对象,穆里奇。

我从广州去梅州,六个小时,已经略略不惯,这位在广州恒大创下不朽功勋的前亚冠

见到我,他也很高兴。毕竟他在广州恒大效力期间,我采访过多次,虽然我知道他连我的名字都未必知道,但毕竟,

我们聊了很多,尤其是他离开中国以后的经历。在卡塔尔,在日本,在巴西,这是他人生和职业生涯的低谷期。

职业生涯,自不待说,在日本的时候,穆里奇的太太还遭遇了流产,这对于目前穆里奇一家来说,是一次沉重的打击。

2017年下半年恒大重新向他申出橄榄枝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接过,然后他跟我说:“我要回家了,那一刻感觉,中国才是我的家。”

广州也好,梅州也罢,对于穆里奇来说,他想重新寻找回到中国的落脚点,而且当时梅县铁汉的投资人一口气买下了穆里奇和野牛阿洛伊西奥(现在的洛国富),雄心勃勃,同时也给俱乐部规划了一个美好的蓝图,穆里奇以为时隔多年以后,重返中国以后,重新找到了

他们绝大多人,爱的是中国足球人傻钱多的这副皮囊。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我们一般称之为,反骨仔,中国人也不奢望你能爱上中国足球这粗鄙不堪的灵魂,但既然拿了钱,相互留些体面,不是应该的吗?

2010年7月,他以350万美元的身价加盟当时还在中甲的广州恒大。来到恒大的时候,恒大当时还在广药基地栖身(说是基地,其实就是一块标准场加上旁边由广药白云山公司提供的球员宿舍),训练完以后,场地连洗热水澡的地方都没有。

穆里奇孤零零前来,生活不习惯,饮食也不习惯,第一次吃白切鸡,还以为是生的,即使到现在,他也不敢吃白切鸡

这倒是和艾克森形成鲜明的对比,艾克森是来者不拒,面条、米饭,各路菜系,通杀。

2010年中期加盟到2014年中途离开,穆里奇在恒大四年,最大的问题还是薪水问题。

作为创业老员工,他眼睁睁地看着像克莱奥、孔卡、艾克森的工资远高于他,他每年的表现都很好,俱乐部也会根据他的表现来奖励,但是当初合同规定的,该怎样就怎样

“说我没有意见,是假的。但我只能通过自己的表现去争取,职业球员的觉悟,我有。”穆里奇说。

作为当时恒大的大管家,刘永灼合作过很多外援,历任李章洙、里皮、卡纳瓦罗、斯科拉里四任教练。

“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李导(李章洙)不喜欢日本人,恰好,我也不太喜欢日本人……”

而经历了跟孔卡之间的龃龉以后,刘永灼更觉得穆里奇的可贵。工资不高,能力出众,兢兢业业,即使要提要求,也是合理范围内。

2013年恒大登顶亚冠,穆里奇心愿已了,二来,西亚人开出的高工资,对于穆里奇来说,是个巨大的诱惑。

27小时的长途硬座,你每每觉得下一秒就要死了以后,到底目的地,洗了个热水澡,美美地睡了一觉,然后吃了顿烧烤,喝了点酒: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